【答疑专区】关于言语-语言治疗师

关于言语-语言治疗师

作者 郝颖 Vicky
郝颖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在读博士,攻读言语-语言病理学方向,主要研究有语言障碍汉语儿童的语言表现和认知表现,汉语儿童的句法发展,汉英双语儿童的语言发展,尤其是叙事发展。她也从事针对有语言障碍病人的临床治疗,正在参与自闭症儿童及其家长的培训,临床治疗对象还包括表达性语言障碍、外伤性脑损伤、脑瘫、失语症、老年痴呆等等。
Vicky 美国爱荷华大学语言病理学硕士,曾在美国中小学实习,治疗个案包括患有语音障碍、自闭症、唐氏综合症及口腔肌肉无力的儿童。现于上海一所特殊教育机构担任语言治疗师。


1) 言语-语言治疗师的主要职责是什么?需要具备哪些重要的专业知识和技能?

言语-语言病理学是一门研究儿童与成人沟通障碍和吞咽障碍的综合性的学科。其中,沟通障碍包含七大分支,分别为语言障碍(Language Disorders)、言语障碍(Speech-sound Disorders)、语畅障碍(Fluency Disorders)、认知障碍(Cognitive Disorders)、嗓音障碍(Voice Disorders)、共鸣障碍(Resonance Disorders)和听力障碍(Hearing Loss)。吞咽障碍包括儿童与成人吞咽障碍(Swallowing Disorders)与儿童喂食障碍(Feeding Disorders)。

言语-语言治疗师则为患有沟通障碍和吞咽困难的人群提供治疗,采用科学、有效的方式帮助患者提高沟通能力和吞咽能力,从而提高他们自身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质量[1]。常见的服务对象包括语言障碍患者,如患有语言理解障碍、语言表达障碍或语言理解表达混合性障碍的儿童与成人;言语障碍患者,如患有构音障碍的儿童与成人;语畅障碍患者,如患有口吃的儿童与成人;以及嗓音障碍、听力障碍等其他沟通障碍和吞咽障碍患者。此外,言语-语言治疗师还为患有自闭症、唐氏综合症、脑瘫、唇腭裂等发育障碍或精神疾病的人群提供言语-语言方面的鉴别诊断与康复治疗。

言语-语言治疗师在选择治疗方案时通常遵循循证科学 (Evidence-based Practice) [1]。此原则要求治疗师作出决定前考虑三方面因素:1) 病人和家属的意愿, 2)治疗方案有没有科学研究证明其有效, 3)治疗师/医疗团队的专业意见。这三个因素像是一个鼎的三个脚,缺一不可。因此,一个好的治疗师应与病人有良好的沟通,也要经常进修,以获得最新的科研资讯,因为一旦治疗师选用了没有科研支持的治疗方案,孩子将有可能错失治疗的黄金时机。

2) 在儿童语言障碍的鉴别诊断和干预治疗领域,言语-语言治疗师扮演了哪些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

言语-语言治疗师能够为儿童提供检测和治疗,也能为家长和老师提供儿童语言发育的资讯,以便他们能够更好地为孩子开展语言训练。

在进行儿童语言障碍鉴别诊断时,治疗师会从多方面考察儿童的语言发育。他们会为孩子选择合适的标准化测试(Standardized Assessment),同时观察孩子与家长及同龄儿童的互动,也会向家长询问孩子的语言发育情况(如理解指令的能力)。最后,治疗师会把观察所得以及标准化测试的结果分析并作出判断,并为儿童制定个体化的干预治疗方案。若有需要,治疗师会建议孩子转至医疗专业(如精神科,耳鼻喉科等)进行进一步诊断。

在干预治疗时,治疗师会运用语言发育的相关知识帮助孩子解决沟通时面对的困难。举个例子,在为语言障碍儿童治疗时,若孩子到五、六岁都无法区分人称代词,如“我”和“我们”、“你”和“你们”、“他/她”和“他/她们”,治疗师可能会在治疗中有针对性的与孩子共同阅读有人称代词儿童绘本,并在阅读的过程中加入游戏和问题,协助小朋友认识、理解和运用这些词语。

治疗一位病患往往需要一个医疗团队的努力,而不是治疗师个人。这意味着言语-语言治疗师需要和不同背景和学科的儿童干预专家,例如儿科医生、心理医生和特教老师等,组成一个多专业的治疗团队(IPP, Interprofessional Practice),相互配合为孩子提供全面干预和治疗,而言语-语言治疗师在团队中的角色则依赖于病患本身的情况。比如,在唇颚裂的早期治疗中,儿科和整形科医生可能为团队的主力,言语-语言治疗师为医生和家属提供意见,待手术完成后,治疗师则可能参与更多言语-语言治疗工作,跟进孩子的语言发育。这种跨专科的医疗团队在国外是主流。

3) 如何成为一名言语-语言治疗师?

关于如何成为一名言语-语言治疗师,不同国家的情况不同。由于在美国,言语-语言病理学经历了近百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套非常系统的人才培养和认证机制,值得国内的专业人士参考和借鉴,因此,本文主要介绍美国和中国言语-语言治疗师获得专业教育与临床资格的现状。在未来的“答疑专区”中,我们将和国内专家一起探讨在目前行业发展的大环境下,我国的医疗和康复机构如何开展言语-语言临床诊治工作。

鉴于美国的言语-语言治疗发展比较成熟,咱们先来聊聊美国。


o 首先,大家要知道颁发临床认证的机构,美国言语语言听力协会(American Speech-Language-Hearing Association,ASHA)。这是一个为听力学和言语-语言病理学临床和研究提供专业支持的机构,成立于1925年,目前拥有191500名会员[1],是全球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言语听力组织之一。ASHA里有一个部门叫做学术鉴定委员会(Council for Academic Accreditation),负责授权美国高校建立语言-言语治疗师培训项目。只有在具有资质的高校项目里进行学习,你才有资格获得言语-语言治疗师的证书。所以,开启语言-言语治疗师的第一步,便是进入一所具有资质的高校学习。
o 接下来,就要开始漫长的修课之路。通常美国的学生会经历本科四年和研究生两到三年的学习。本科阶段,学生需要学习很多基础课程,比如解剖学、神经学、生物学、物理学、化学、声学、心理学、语言学、统计学、人类学等等。进入研究生阶段,就要学习各种专业课程来了解各种言语-语言障碍的病因、特征和治疗方法,比如失语症、自闭症、口吃、嗓音障碍等等。每个学校提供的课程可能略有不同,比如有的学校侧重儿童发育性语言障碍,有的则侧重吞咽障碍。在你选择言语-语言治疗师项目之前,一定要搞清楚自己感兴趣的方向,根据自己的兴趣来选择高校。
o 除了修课,临床实习是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有的学校允许学生边修课边临床,有的学校则要求学生修完所有的课再开始临床,各有利弊。边修课边临床会加快你拿到证书的进程,但是压力也会相对较大。修完课再实习可能比较从容,但是实践与课程的配合可能会差一些。临床实习需要400个小时,其中25小时是临床观察,375小时是与病人直接的接触时间。学校会安排你进行校内实习和校外实习。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学生都会得到非常详细的指导,比如学习看病历、写临床报告、进行小组讨论、与临床导师单独沟通、听讲座等等。作者个人觉得这是获得临床资格过程中最有意思的一部分。从第一次见病人的战战兢兢到后来的轻车熟路,你会见证自己的快速成长。这里有一点非常重要,一定要尽量丰富你的临床病人的年龄和类型。一方面,这可以丰富你的临床经验;另一方面,这是ASHA的要求,每个年龄和类型病人的实习时间都有最低要求。
o 完成学校安排的实习并且修完所有课程,你将获得硕士或博士学位。请记住,这非常重要,ASHA规定所有的言语-语言治疗师的申请者必须已经获得硕士或博士学位。同时,硕士或博士学位也是全职实习的前提条件。
o 忙完这些,万里长征远远没有结束。从学校毕业后,需要开始全职实习,36周,也就是9个月(每周35小时以上,总共不少于1260小时)。很多人会去小学或者私立机构,少部分人会去医院。不过,这个时候你是可以拿到薪水的!是不是略有成就感?
o 全职实习的过程中或结束之后,你还需要去参加一个叫Praxis的考试,题目非常多时间非常紧。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成绩出来后会直接寄送给ASHA。最后,当你把所有之前完成的内容寄给ASHA后,他们会审查你的学习和实习经历,然后颁发证书!
o 等等,没有完全结束。为了保持证书长期有效,你还需要每年接受继续教育,不断更新知识。言语-语言病理学的研究发展迅猛,职业生涯里千万不要停止学习。


说了这么多美国的情况,咱们聊聊中国的言语-语言治疗行业。

中国的言语-语言病理学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已有30余年的历史。这30年中,中国的言语-语言治疗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但在言语-语言病理学学科发展与专业言语-语言治疗师的系统培养方面,与北美和欧盟发达国家还存在着差距。
由中国国际言语语言听力协会发起的“全国在岗言语治疗人员调查”的几份报告显示,言语-语言治疗行业的从业人员以康复治疗学专业和特殊教育专业为主[2]。学历方面,学士学历占56%,大专及以下占38%,硕士和博士占6%[3]。医疗体系中正式职工占39%,合同制职工占57%,临时职工和其他人员占4%[2]。在特教系统,有61%的言语治疗师接受过岗前培训,39%没有接受过相关培训[4] 。

从2013年开始,教育部开设“听力与言语康复学”的本科学位,国内许多医学类、语言类和综合类高等院校均响应教育部号召, 设立了“听力与言语-语言病理学”相关的全日制本科专业。由于学科建设尚处于起步时期,目前绝大多数言语-语言治疗师,或言语-语言障碍诊断康复领域的医务人员,仍需通过参加专业协会和在言语-语言病理领域具领先地位的医疗机构举办的相关培训来巩固和扩展自身专业技能,但未来,学科的发展和从业人员专业度的提高都是指日可期的。

4)在中国,言语-语言治疗师的职业发展前景如何?

现在看来,中国的言语-语言治疗行业有着巨大的发展前景。

首先,中国言语-治疗师的配比严重不足。按照北美国家总人口与言语-语言治疗师的比例(5000:1)来计算,中国至少需要26万名治疗师[5]。仅就儿童语言障碍而言,据权威研究数据,在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幼儿园中,患有特定性语言障碍的儿童占7.4%[6]。假设这一数据适用于中国,根据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次人口普查[7],我国目前仅5至6岁的儿童中就约有230,000名需要接受儿童语言障碍的鉴别诊断和康复治疗。中国亟需大量具备儿童语言障碍诊断、治疗相关知识与技能的专业人才。

其次,公众对于言语-语言治疗的认知在逐步提高。尤其是近几年一些讲述特殊人群的影视作品不断出现,比如《海洋天堂》中自闭症病人的故事,使得公众对特殊人群有了更多关注。同时,随着中国政府更大程度上地关心公民的生活质量,会有更多的资源投入到这个行业。大环境为中国的言语-语言治疗行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机遇。与此同时,这些关注也对语言-言语治疗行业,尤其是对特殊人群的深入研究和有效治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引用文献
[1] www.asha.org
[2] 张敬, 章志芳, 肖永涛, 等. 我国多省份医疗系统和非医疗系统言语治疗从业人员现状调查分析[J]. 中国现代医学杂志, 2016, 26(12):476-483.
[3] 田莉, 王如蜜, 张满春, 等。我国语言治疗师现状的网络调查研究与分析[J], 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 2015, 21 (11):1399-1343.
[4] 高薇薇, 金星, 陈洁, 等70例特教系统言语治疗师现状调查[J]. 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 2016, 14 (2):113-116.
[5] 李胜利, 我国语言治疗发展现状与前景,《第三届中日康复医学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康复专业人才培养项目成果报告会论文集》,2006.
[6]Tomblin JB, Records NL, Buckwalter P, Zhang X, Smith E, O'Brien M.Prevalence of specific language impairment in kindergarten children[J].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1997 Dec;40(6):1245-60.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2010.


更多学术交流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