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发现、早诊断、早干预

早发现、早诊断、早干预

在儿童发育早期(3岁前)进行干预将明显降低语言障碍的短期和长期不良影响

德国的一项研究发现,对语言表达迟缓的儿童,在其24个月时进行以父母为对象的长达12个月的语言干预,在儿童三岁时再次测试他们的语言能力,测试结果表明,75%的干预组儿童语言表达水平达到正常(非干预组仅为44%),仅有8%的干预组儿童仍符合表达性语言迟缓的诊断标准(非干预组为26%)[13]
 

 

针对听障儿童的研究同样证实了尽早干预的必要性

在 2010 Ear and Hearing 特刊研究中,研究者对聋儿进行了长期跟进,发现到中学年龄时,早植入组(两岁植入)比晚植入组(4岁或5岁植入)更可能达到适龄的语言及阅读能力(在美国,接受人工耳蜗植入的儿童都会同时接受语言干预)。儿童语言干预不仅要早,而且对在语言发育阶段的儿童,定期进行跟进评估和根据个体需要进行必要的跟进语言干预也是非常重要的。长期跟进的效果评估研究表明,在小学到高中的时间段中,耳蜗植入儿童约70%的高中生的标准化语言测试分数在正常范围内;约50%在阅读能力与健听同龄人平均水平接近;另外不到50%在写作方面与健听同龄人平均水平相当[14]。总体来看,有很大一部分耳蜗植入儿童即使进入高中年龄段,他们在语言、阅读、写作等各个方面的能力仍与健听同龄人存在很大差异[15],长期的跟进评估和语言干预对他们的就学就业也至关重要。
 
由此可见,早发现、早诊断、早干预,定期跟进,和个体化的干预,是帮助语言障碍儿童发展语言至关重要的康复准则。在我国,很多孩子错过了最佳的干预期:有人认为孩子迟迟不说话,是“贵人语迟”,因而没有及时寻求专业的诊断和干预治疗。培声呼吁社会关注儿童语言障碍问题,帮助中国的每一个孩子实现“发挥沟通潜能,走向世界”的梦想。
 
[13]BuschmannA, JoossB, RuppA, etal. Parentbasedlanguage interventionfor2-year-oldchildrenwithspecificexpressivelanguagedelay:Arandomisedcontrolledtrial[J]. ArchDisChild, 2009, 94(2): 110-116.
[14]Geers, A. E., & Hayes, H. (2011). Reading, Writing, and Phonologi⁃ cal Processing Skills of Adolescents With 10 or More Years of Co-chlear Implant Experience. Ear & Hearing, 32(1), 49S-59S.
[15]刘雪曼.听障儿童干预和康复效果评估进展[J].中华耳科学杂志,2015, 13(4): 568-577.